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关于近代中国第一个海外观光使团——斌椿使团在欧洲的旅行

时间:2014-12-11 14:16:23    来源:吉诚e传媒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在《天外归帆草·晓起》一诗中,斌椿自称“愧闻异域咸称说,中土西来第一人”。


1、委派

1866220,主管总理衙门的恭亲王奕訢曾有片专奏委派斌椿等赴欧游历一事:

兹查有前任山西襄陵县知县斌椿,现年六十三负,系内务府正白旗汉军善禄管领下人。因病呈请回旗,于咸丰七年在捐输助赈案内加捐副护军参领衔。前年五月间,经总税务司赫德延请办理文案,并伊子笔帖式广英襄办年余以来,均尚妥洽。拟令臣衙门札令该员及伊子笔帖式广英,同该学生等与赫德同往。即令其沿途留心,将该国一切山川形势、风土人情随时记载,带回中国,以资印证……

斌椿于1864年起,应赫德之邀到“总税务司”办理文案,这是他接触洋人的开始,由于工作上的关系,他结纳了美国驻北京使馆参赞卫廉士(S.W.WILLIAMS,1812-1884)、同文馆总教习丁韪良W.A. P.Martin ),在这些“西儒”的影响下,斌椿接受了一些近代科学观念,因此,当总理衙门决定派人赴欧游历、大小官员“总苦眩晕,无敢应者”时,时年六十三岁的斌椿却“慨然愿往”。

2、路线

据专事近代中国人考察西方历史之研究的钟叔河先生考证,斌椿一行于同治五年(1866)正月二十一日离开北京,三月十八日到达法国马赛,他们一行在欧洲的考察旅程如下:

三月十八日至四月初三日   法国

四月初四日至五月十二日   英国

五月十三日至十八日       荷兰

五月廿日至廿一日         汉堡

五月廿二日至廿三日       丹麦

五月廿四日至六月初二日   瑞典

六月初三日               芬兰

六月初四日至初十日       俄国

六月十二日至十五日       普鲁士

六月十六日               汉诺威

六月十七日至廿一日       比利时

六月廿二日至七月初九日   法国

七月初十日                 离马赛回国

按公历纪年,1866314,赫德一行在拜访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后,于天津乘一艘小轮船启行。这是斌椿第一次乘坐西方船只,是他海上航行的初次。一行于319安抵上海。逗留四天后,改乘法国班轮“拉布得内”号。327,抵达香港。换乘“康拔直”号,在广州任代理翻译的包腊前来会合。逗留几小时,傍晚启锭。此后两星期,先后在西贡和新加坡停留。斌椿拜访了西贡总督。424,从香港出发29天后,他们抵达苏伊士。52,使团抵达马赛。根据计划,赫德离开他们,自己去巴黎,然后回家。其余人按照19世纪60年代大多数到欧洲参观的外国旅游者常走的路线参观。517,斌椿一行抵达伦敦。赫德回伦敦两周为斌椿一行安排日程。523,赫德偕斌椿及其同事拜访英国外交大臣克拉伦登勋爵。次日,赫德首途返爱尔兰家中。

528在伦敦,斌椿会见了“曾在中国练常胜军,剿匪立功,赏给提督” 洋枪队前统领戈登。63日,斌椿使团乘坐特为他们出行提供的皇家马车前往伊顿和温莎堡。斌老爷为这次不寻常的经历十分激动。在行馆所藏珍宝中,他认出了一幅扇面上的中国七律古诗,在暖房中他认出有奇妙的匀称的茶花珍品。65日,斌老爷和他的同行出席太子和太子妃举行的盛大的舞会,翌日受到维多利亚女王亲自接见。对于去英格兰北部参观工厂,斌椿十分厌倦。穿上普通工人的服装下煤矿,这在他是最无法忍受的一件事。此时他托词要按时返回中国,提出取消其余行程。为此包腊不得不向赫德求助。整个7月使团都在继续它的行程。从斯德哥尔摩到圣彼得堡用了三天半的时间,斌椿在圣彼得堡为其教堂和皇宫的极端壮丽辉煌所震慑和着迷。四天后,他们乘火车去了柏林,这是他们要访问的最后一个首都。斌椿使团于819日沿着原来的路线返回中国。928日,船抵香港,使团解散。斌椿于1113日回到北京。他的日记后记草率地记下所经主要地方13处,坐轮船19次和火车42次,行程9万里以上。总理衙门表示将把斌椿日记抄呈御览。

3、对斌椿考察及记述的历史评价

斌椿有《乘槎笔记》一卷,诗稿《海国胜游草》、《天外归帆草》两种,记述这次赴欧考察。历来史家对斌椿此次游历及其记述,评价历来不高,陈恭禄《中国近代史》即谓其“不通外国语言,不明其思想制度,自无深切了解同情之可能性”,“其所著之笔记,偏重于海程、宴会,因无影响于国内”。

对于首次出国的斌椿来说,所见的新东西确实不胜枚举。欧洲日常生活中许多司空见惯的东西他都逐一进行介绍,认为各法奇巧,匪夷所思。比如火输小屋(电梯)可容六七人,可开至顶楼;暗消息(电铃)手一按则即知某屋唤人,传语亦然。斌椿在欧洲多次乘坐火车,对其描述也最为具体:一行五十辆或六十辆不等,咸以铁环联之。第一车系蓄火机……第二车载煤,随行添用。第三车沿途刊印新闻纸,携带信文。后则一、二、三等客车。再则行李货物。他还以诗歌盛赞火车的迅捷:宛然筑室在中途,行止随心妙转枢;六轮自具千牛力,百乘何劳八驾驱?若使穆王知此法,定教车辙遍寰宇。认为只要乘坐火车,就能够比八骏日行三万里的周穆王走得更远。

走马观花式的游历并没有使斌椿的思想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回国的第二年,即1867年初,斌椿担任同文馆“西学总管”,但对他的任命似乎是名义上的,他并没有什么作为。斌椿于1871年去世,他的儿子广英接受该处英文馆的任命,也没有发挥持久的影响。不论总理衙门还是西方国家,都不认为斌椿是正式的外交使节。中国派驻西方的第一个常驻使馆于1877年在伦敦设立,它与1875年中缅边境一名英国领事官员(马嘉理)被害后派往英国的一个赔罪使团(即郭嵩焘团)有关。1866年赴欧的同文馆学生张德彝参加了那个使团并留下了一部日记。张德彝后于1901年成为中国驻英公使。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