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丝绸之路”的来龙去脉

时间:2014-12-11 13:00:38    来源:吉诚e传媒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来源:解放日报


     “丝绸之路”是一条在中国历史上意义非凡的“通途”。“丝绸之路”不仅是古代亚欧互通有无的商贸大道,亦是沟通东西方文化的友谊桥梁,更是一条至今仍产生着重要影响力的文化走廊。

    “丝绸之路”一词,最早出自德国历史地理学家弗迪南·冯·李希霍芬1877年出版的《中国》,他在第一卷中首次提出了“丝绸之路”的概念。

    “丝绸之路”的开通大约在公元前4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之间。公元前2世纪,张骞两次出使西域,开通了中国与亚欧大陆间的贸易通道,建立了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和欧洲地中海沿岸的丝绸贸易关系,标志着“丝绸之路”的全线开通,丝绸之路也从此正式成为中国联系东西方的“国道”。在其后漫长的1700多年间,经由这条道路输出的商品中,数量最多的是当时唯独中国能够生产而且最为西方人所欣赏的丝绸,所以这条通道被称为“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一般可分为三段,而每一段又都可分为北中南三条线路。

    东段:从长安到玉门关、阳关。(汉代开辟)

    中段:从玉门关、阳关以西至葱岭。(汉代开辟)

    西段:从葱岭往西经过中亚、西亚直到欧洲。(唐代开辟)

  古道缘起西安城

    “秋风吹泪水,落叶满长安”,西安,悠悠丝绸古道的缘起之所。历史的沧桑,早已凝固在西安的老城墙上。游走西安,不时可见到对弈的老者、漫步的青年或打拳的中年人,再加上大街小巷里流淌出来的唐乐舞韵,那汉唐时积存下来的风月余韵竟然从未消逝。西安人既喜欢悠然自得的日子,也喜欢秦腔悲壮的曲调。

    这里曾是才子佳人簪花催鼓、吟咏佳句之所,一想到这座古都已在文人骚客的笔下生动了几千年,我的心便不由自主地随着那些唐诗宋词的描绘而驰骋起来。

    西安与罗马、雅典、开罗并称为“世界四大古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西安曾有过不同的名字,如西周之丰镐、秦之咸阳、汉唐之长安等。

    西安位于关中平原的中央地带,北有渭水,南有秦岭。渭河自古为关中水上交通要道,在潼关流入黄河,是西安成为历代古都的重要自然因素。西安城并不大,从钟鼓楼到东南西北四个城门,每条大街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走完。西安的主要商业区围绕着钟楼,那耸立在市中心雕龙画柱的钟鼓楼、那街边的古建筑,还有那红灯高挂的古城墙,都向人们昭示着这座城市厚重的底蕴。

     从公元前11世纪到公元10世纪左右,先后有西周、秦、西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北周、隋、唐等十多个王朝在西安建都或建立政权,西安无愧是中国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历时最久的城市。

    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巨大与深远影响的,当数大唐王朝。唐代都城长安,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人口超百万的城市。远宾近邻,趋归长安,当时长安城以无可争议的地位成为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城市。公元647年,唐太宗把都护府扩展到安西的于阗、龟兹、疏勒和碎叶等四镇,并沿着丝路构成了庞大的权力网络。大唐的势力进入辽阔的中亚地区,这样,东起长安,穿过河西到西域,再到中亚,便连成一条贯穿欧亚的地球上最长的“阳关大道”。通过这条大道,整个世界开始享用到中国人所拥有的养蚕术、金银器制造术、炼钢术、打井技术等,令生活更加丰富与美好。

     “西有罗马,东有长安”,是当时西安历史地位的生动写照。西安曾经伴着华夏文明一起有过那样的辉煌。规模空前的唐帝王陵,不仅是世界陵墓史上的一个奇观,也是大唐王朝辉煌的见证,更是中华文明永远不朽的丰碑。

     作为国都的西安不仅商业繁荣,文化交流也异常活跃。在西安发生过无数影响后世的历史事件:商鞅变法、文景之治、张骞出使西域、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文成公主入藏……西安还是丝绸之路的起点和货物周转集散地,至今仍是联系大西北和中原地区的枢纽。

     西安必游之地:古城墙、大雁塔、小雁塔、陕西历史博物馆、兵马俑、碑林、阳陵、青龙寺等。

  西出阳关有好景

    提起阳关,人们马上会想到一首诗:“渭城朝雨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唐代大诗人王维的这首杰作,可谓千古绝句,经配曲吟唱,广为流传。

    阳关位于河西走廊的敦煌市西南70公里南湖乡“古董滩”上,因坐落在玉门关之南而取名阳关。阳关,始建于汉武帝元鼎年间,在河西“列四郡、据两关”,阳关即是两关之一。阳关作为通往西域的门户,又是丝绸之路南道的重要关隘,是古代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据史料记载,西汉时为阳关都尉治所,魏晋时,在此设置阳关县,唐代设寿昌县。宋元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衰落,阳关也因此被逐渐废弃。旧《敦煌县志》把玉门关与阳关合称“两关遗迹”列为敦煌八景之一。而今,昔日的阳关城早已荡然无存,仅存一座被称为阳关耳目的汉代烽燧遗址,耸立在墩墩山上,让后人凭吊。在山南面,有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滩,这里沙丘纵横,有一道道沙梁,沙梁之间为砾石平地,当地人称为“古董滩”。在古董滩沙丘之间的砾石平地上,散布着许多古代的钱币、兵器、装饰品、陶片等古遗物,分布广泛,随手可捡。所以当地人有“进了古董滩,空手不回还”之说。

    除此之外,这里还残存部分房屋、农田、渠道等遗址,当大风过后,这些遗址清晰可见,引人注目。古董滩面积约上万平方米,面积大、散布文物丰富。1972年酒泉地区文物普查工作队勘察古董滩四十道沙梁后,发现了大片版筑遗址。从遗迹及文物分布来看,在古代这里是一个十分繁华的地方。此挖掘发现与《新唐书·地理志》及敦煌遗书《沙洲图经》等史料记载的汉代阳关位置相符合,考古学家根据史料考证,认为现在的古董滩就是古代阳关的关城所在地。至于阳关何时何因被掩埋,至今还无从考证。

    阳关,一座被流沙掩埋的古城,一座被历代文人墨客吟唱的古城。自古以来,阳关在人们心中,总是凄凉悲惋,寂寞荒凉。今日的阳关,不再是王维笔下“西出阳关无故人”凄凉委婉的代名词,阳关一带已是西北最大的鲜食葡萄基地和野生罗布麻生产基地,阳关葡萄和敦煌罗布麻茶叶声名远播。站在烽燧高耸的墩墩山上,举目远视,绿树葱葱,一派塞上绿洲好风光。

    阳关必游之地:古董滩、烽燧、丝绸之路南道、唐寿昌城、汉渥洼池、古窑等。

  丝路,跨越千年的“文化走廊”

     丝绸之路横贯东西,如彩带穿珠般串联了对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几个经济圈和文化圈——埃及、古罗马、古希腊、古阿拉伯和华夏大地:美丽名称的背后,是彼日众多生命难以承载的艰难困苦。

    “远丘流雪群羊下,大野惊风匹马还。”当我们走上丝路,置身在苍凉得如诗如画的意境中,游走于沿途的一座座故城遗址,在追古抚今中重温中华民族从汉到唐、从元到明的历史兴衰与沧桑变化,追思从公元前2世纪汉武帝派出张骞通西域、直到公元13世纪成吉思汗的铁骑西征,不由得慨叹丝绸之路的舞台上曾经上演过何等精彩的节目,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悲欢离合,至今仍激起无数后人心灵的共鸣,使之入诗、入画、入文、入歌,而流传万古不朽。

    今日,我们踏上丝绸之旅,与前人不同的是为了追求生活体验和精神享受。古丝绸路上的古城堡、千佛洞、烽火台、舍利塔、清真寺……那一砖一石,一草一木无不倾诉着人类文明的成长与成熟。

    也许很少有人知道,“丝路”正是从 “玉路”发展而来的,张骞打通的丝绸之路,其实就是“玉石之路”。

     我国自古就有“金生丽水,玉出昆冈”之说。史前先人们采玉、运玉的道路,形成了运输玉石和丝绸等物资的交通路网。当丝绸尚未到达新疆以前,和田玉早已进入了当时的商都安阳。西周时期,和田玉已成了礼仪物件,并且还有了用玉的体例规定;春秋战国时期,佩玉有了省身彰德之意,为权贵所重,乃至争夺;早在汉代以前,民间商队就沟通了一条错综复杂的跨国商贸通路——向东由新疆进入甘肃,经宁夏、山西、陕西至河南,向西则由新疆进入乌兹别克斯坦等亚洲各国。所以,“玉石之路”早在六千余年前就形成了,它在“丝路”出现前扮演了古代通商动脉的重要角色。

    西汉时期,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张骞正是在“玉石之路”的引领下,才到达了西域各国,自此,“玉路”衍变成“丝路”,贯穿隋唐,甚至元明各个历史朝代,运输着丝绸、玉器,传递着中西两地的文化信息。由于“玉石之路”是纯粹的民间商贸行为,丝绸之路的诞生则是张骞受政府指派的官方行为,增加了政治使命和文化交流的任务,两千年的文化积累与东联西出,注定了它在世界文化传承发展上所无可取代的地位。从“丝路”留给我们的文化和财富的多样性来看,“丝路”更是一条非实体化的“文化廊道”。

    自从张骞再次跨越了天山和昆仑山脉,“丝路”上的驼铃声就渐次频繁响起——商贸往来先是带来物质上的富足,伴随而来的是文化的繁荣。各国遣唐使沿着“丝路”朝拜当时最强盛的帝国,欧洲商人、传教士和西域魔术师等不断沿路东来,异域的音乐、绘画、杂技、风土人情注入中土,丰富了华夏的娱乐文化内容,其中音乐、杂技等艺术最受汉人喜爱。这些特色鲜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人为载体,人走到哪里,它们就会被带到哪里,并融入新的地域元素,形成新的文化形态。如今,它们已经如珠玑般散落在华夏大地西部的各个角落,生生不息。

     到了唐代,唐朝君王的开放意识使他们更喜欢投身到 “国际贸易大循环”中去,“丝路”的文化廊道功能也逐渐发挥到了极致。公元647年,唐太宗设立了“安西四镇”后,“丝绸之路”网络东起长安,穿过河西到达西域,再到中亚、欧洲,连成了一条空前畅通的通途,它贯穿欧亚腹地,是地球上最长的陆路人工通道。中国的物质、文化、财富传播到世界各地的同时,域外文化,近至中西亚,远及欧、非洲也直入中华。大唐的高度文明与富足,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商人、匠人、艺人和留学生。当时的长安是“世界的首都”,聚集着罗马教士、印度僧人、阿拉伯水手、波斯商人、日本遣唐使……可以说,开放的盛唐是丝绸之路的黄金时代。“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是当时“丝路”的真实写照。

    灿烂的华夏文明经由“丝路”传到世界各国,而唐王朝对各种外来文化亦无所不包,从物质内容到文化习俗,从精神方式到宗教信仰,全部兼容并蓄。我们至今还能找到当时的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在中华大地传播的遗迹。世界各地的不同种族带着不同习俗和信仰,同住长安,和睦相处,这本身就是人类文化交融的奇迹。

    虽然,随着公元907年唐朝灭亡,“丝路”的命运急转直下,15世纪后,“丝路”曾经的兴盛只是纸上的文章和传说中的故事了,但人们仍然踏上这条古道去寻找梦想中的文化、视觉和精神享受。因为作为“路”的“丝路”虽然已逝,但作为“文化廊道”的“丝路”依然永生着。

  

   河西走廊通西域

  河西走廊东起乌鞘岭,西至玉门关,东西长约1000公里,沿线如珍珠般点缀着武威、张掖、敦煌等历史文化名城。它自古就是西北地区重要的交通要道。汉唐时的“丝绸之路”经这里通向中亚、西亚,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一条黄金通道,不仅是昔日的古战场,也是甘肃著名的粮仓。

  河西走廊又称甘肃走廊,其南为海拔四千多米的祁连山脉。其由一系列北西走向的高山和谷地组成,西宽东窄,由柴达木盆地至酒泉之间为最宽,约300公里。祁连山山峰海拔多在4000米以上,祁连山北侧和南侧分别以大起大落的明显断裂由高山一下降至平原,北坡与河西走廊的相对高度在2000米以上,而南坡与柴达木盆地间仅1000多米。祁连山上的积雪和史前冰川在每年特定的季节融化,为这一地区大量的绿洲和耕地提供了源头活水。

  西汉初期,河西走廊是匈奴人游牧的地方。通西域有功的汉武帝使者张骞第一次西去是在公元前139年,他就在这里被匈奴截住,软禁了十年,娶妻生子。他壮志未酬誓不休,终于逃离西去,完成了使命,但在归中原途中,又在这一带被匈奴截留,几经辗转才回到长安,可见,河西走廊是通西域的咽喉要道。张骞第二次前往西域在公元前119年,这次行走比较顺利。因为公元前121年,西汉大将军霍去病两次鏖战河西走廊,将匈奴驱赶出去,咽喉之道得以畅通无阻。

  张掖是甘肃省河西走廊上的著名城市,又因得益于河西走廊最大的内陆河——黑河灌溉之利,张掖绿洲成为河西走廊最富饶的地区,素有“金张掖”之称。张掖的得名与它的地理位置是有关的。张掖的地形,形似一匹奔腾的骏马。它的南面是祁连山,北部是河泥山,张掖的地形是两山夹一川,张掖就是在这个比较狭长平坦的川部。作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张掖保有大量的文化遗产,成为丝绸之路上访客们眼中的明珠。

  张掖的文物古迹中,最有名的是大佛寺。大佛寺从永安元年开始兴建,至北宋崇宁二年竣工,历时5年,是西夏三大佛教中心之一。大佛寺原名“迦叶如来寺”,因寺内供奉释迦牟尼涅槃像,故民间又称“卧佛寺”,是中国唯一的西夏佛教寺院。

  如今,大佛寺共占地10万平方米,院内有大佛殿、万圣殿、藏经殿、牌楼等古建筑。这些建筑群落气势巍峨,规模宏大。院内古树参天,绿草茵茵,环境幽雅,是国家级文保单位,也是张掖市博物馆的所在地。大佛殿内安奉的木胎泥塑卧佛身长34.5米,肩高7.5米,号称“中国室内泥塑卧佛之最”。卧佛构造十分罕见:外部用草泥贴塑,内腹则以木梁架构筑成很大的空间,上下居然可分为5层,中间的两层用木板隔开,直通佛像头部的密室,用以搁置经卷物品。卧佛自塑成后,腹中便成为藏宝储粮的窟穴,特别是逢灾祸战乱之年,就成为寺院僧众储藏赖以维系生存之物的秘密仓库。

  张掖自汉武帝设郡至汉末300多年,作为丝路要邑与西域各国商贸往来十分活跃。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曾被张掖灿烂的文化和优美的风光所吸引,旅居多日。

  自唐以后,张掖作为佛经的传入必经之路,历史文物古迹遍布。为历代皇家屯兵养马的山丹军马场具有2000多年的历史,堪称世界第一。

  春风不度玉门关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吟诵着这首王之涣的《凉州词》,脑海中已然有了画面,心里对诗中悲壮苍凉的意境亦有丝丝共鸣。

  位于敦煌市西北90公里处的玉门关,俗称小方盘城,相传西汉时西域和田的美玉,便是经此关口进入中原,由此得名。

  前往玉门关景区,可以欣赏到一望无际的戈壁风光。形态逼真的天然睡佛以及戈壁中的沙生植物等与蓝天、大漠、绿草构成了一幅辽阔壮美的神奇画面。

  丝绸之路开通后,东西方文化、贸易交流日渐繁荣,为确保丝绸之路安全与畅通,大约公元前121年—107年间,汉武帝下令修建了“两关”,即阳关和玉门关。

  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建于公元前111年左右,为丝绸之路通往西域北道的咽喉要隘,位于敦煌城西北90公里处戈壁滩中。关城为正方形,黄土垒就,高10米、上宽3米下宽5米的城墙保存完好,东西长24米,南北宽26.4米,西北各开一门。城北100米左右为哈拉湖,湖水为淡盐水,生有大片芦苇。小城堡挺立在荒凉的戈壁滩中,脚下的哈塔湖2000年前连接疏勒河故道,水面拥挤着运送粮食兵士的船舶,从大漠戈壁辛苦而来的商旅僧人在这里接受入关检查,然后就算进入中原大地了。

  玉门关附近的长城和烽燧,是我国汉长城中保存最好的一段。沿着长城,每隔5公里左右,筑有烽燧一座,烽燧旁有还有堡台遗迹。站在如今空荡苍凉的玉门关前,那一幕幕金戈铁马的历史画卷,更多的只有凭借记忆去还原……


  大美敦煌叹观止

  “敦,大也;煌,盛也。”敦煌的美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当苍茫浩瀚的沙漠突然中裂,高低错落的几百个洞窟在陡直的岩壁上蜂窝般排开,每个洞窟中都绘满了精美绝伦、价值连城的千年古画,这种奇迹给予人的震撼直击心灵。

  走进莫高窟,就像走进一个梦,历史的长河在这里,在眼前,徐徐展开。

  莫高窟在甘肃敦煌市鸣沙山东麓的崖壁上,长长的栈道将一个一个的石窟连接起来。洞窟的壁画和彩塑庄严神秘,肃穆端庄的佛影,飘舞灵动的飞天,让人不得不屏息凝视。这是世界最大的佛教艺术宝库。

  公元前二世纪,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打开了通向中亚、西亚的陆上交通“丝绸之路”。这里曾是盛世繁华的都会,商业繁盛,寺院林立。以形象传播思想的佛教,从印度进入中国后,沿路留下了大量石窟文化,其中以莫高窟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内容最丰富,保存最完好。

  1987年12月,敦煌莫高窟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座“沙漠上的美术馆”不再只是中国的国宝,已然成为全人类共同拥有的珍贵财富。

  莫高窟位于甘肃敦煌市东南25公里的鸣沙山东麓崖壁上,上下五层,南北长约1600米。始凿于366年,后经十六国至元十几个朝代的开凿,形成一座规模宏大的石窟群。现存洞窟492个,壁画45000平方米,彩塑2400余身,是世界佛教艺术的宝库,被誉为“东方艺术明珠”。二十世纪初又发现了藏经洞,洞内藏有从4─10世纪的写经、文书和文物五六万件,形成了敦煌学。

  莫高窟艺术中数量最大、内容最丰富的部分是壁画,在莫高窟各个时代的壁画中,有生产劳动场面、社会生活场景、衣冠服饰制度、古代建筑造型以及音乐、舞蹈、杂技的画面,也有记录中外文化交流的历史事实,西方学者将敦煌壁画称作是“墙壁上的图书馆”。

  有人说,没有到过敦煌,等于没有跋涉过丝绸之路;没有到过莫高窟,也等于没有到过敦煌。窟内共有彩色佛像两千多尊,最大的一个高达33米。若将壁画排列,可伸展30多公里,堪称是世界上最长、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画廊。历史的烟云中,这里过往过多少胡笳羌笛、金戈铁马、商队驼铃……莫高窟地处丝绸之路的一个战略要点。它不仅是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同时也是多种宗教文化知识的交汇处。

  走进莫高窟,历史栩栩如生地在我们面前绚烂地呈现。正如余秋雨先生所说的那样: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就在于它是一个多年的层层累聚。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一千年而始终活着、血脉畅通、呼吸匀停,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


  

     西部明珠乌鲁木齐

     历史上乌鲁木齐就是古丝绸之路新北道上的重镇。

     如今的乌鲁木齐充满着现代气息,如同一颗西域明珠,是中国连接中亚地区乃至欧洲的陆路交通枢纽,现已成为中国扩大向西开放、开展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乌鲁木齐机场为中国五大门户机场之一,乌鲁木齐火车站是新疆铁路的总枢纽,也是中国与中亚地区重要的客货集散地。公路、城市道路四通八达,形成了连接内外、横贯南北的交通网络,构筑起了一条现代化的立体“丝绸之路”。

    乌鲁木齐市内居住着汉、维吾尔、哈萨克、回、蒙古等40多个民族,各民族的文化艺术、风情习俗,构成了独特的人文景观。鲜艳的民族服饰和丰富的赛马、叼羊、达瓦孜表演、阿尔肯弹唱等,各具风情。

    新疆国际大巴扎、新疆民街、二道桥民族风情一条街等带有浓郁民俗风情的景区享誉国内外;丝绸之路冰雪风情游、丝绸之路服装服饰节等带有丝绸之路文化特色的节庆活动,已成为乌鲁木齐特有的城市文化名片。

    乌鲁木齐自然风光优美,天山山脉分布着高山冰雪景观、山地森林景观、草原景观,为游客观光、探险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东距乌鲁木齐110公里的天池声名远播,面积4.9平方公里的天池最深处约105米,湖水清澈,晶莹如玉。

    景区内群山环抱,野花似锦。抬头远眺,三峰并起,突兀插云,状如笔架。峰顶的冰川积雪,闪烁着皑皑银光,与天池澄碧的湖水相映成趣,构成了高山平湖绰约多姿的自然景观。每到盛夏,湖周绿草如茵,明艳怡人。难怪当年郭沫若曾在这里写下:一池浓墨沉砚底,万木长豪挺笔端。

    自然伊犁美若画卷

     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新疆之美。

    历史上,伊犁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北道要冲,而今是向西开放的门户,素有“塞外江南”的美誉。

    伊犁州地处新疆西部,西面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边境线长2000多公里。伊宁市横亘于伊犁河谷中部,是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首府。“春来满城苹果花,秋至满城苹果香”,这座花园城市历史上是中国西部的繁华商埠,如今仍然是伊犁河谷的物资交流中心。

     伊犁的美,源远流长。这里是汉武帝吟诗赞颂的“西极天马”(伊犁马)故乡,是汉朝使节张骞率使团抵达之所。这里也是成吉思汗西征集结大军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就生活着汉、哈、维、蒙、满、回、锡伯等13个民族。各民族的风情民俗,交织成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画面。

    伊犁沃野千里,悠久的历史文化、雄伟的天山、辽阔的草原、茂密的森林,幽深的溪谷,碧蓝的湖泊,每年都吸引着数万名中外游客纷至沓来。

    香飘十里的果子沟,层峦叠嶂,山花烂漫,果木成林,被称为“奇绝仙境”,步步可见不同景致;碧波荡漾的赛里木湖,蓝蓝的湖水,雪山环抱,白云下牛羊成群;一望无际的那拉提草原,河谷平展,森林繁茂,自古以来便是有名的牧场;悠悠流淌的伊犁河,如母亲般温厚滋养着这片美丽的土地……


那拉提草原

   

        那拉提草原,是由草原、森林、河谷和山体组成的自然风景区。置身其间,一日可观尽春夏秋冬四时景。走进那拉提大草原,就如走进了美丽的画中,白皑皑的雪山巍巍耸立,黑黝黝的松树莽莽苍苍,绿油油的草原上繁花点点,心花不由自主地随之绽放。空气里弥漫着树的香、花的香、奶的香……令人心旷神怡。


赛里木湖

   

       赛里木湖是另一个不容错过的好地方。记得多年前去新疆采访,终于得见了赛里木湖。那种视觉上的震撼至今令我难忘。路绕青山,百转千回,一个拐弯后,一湖碧绿湛蓝的湖水乍现!颇有种横空出世之感。水中蓝、紫、绿、黄、灰等色一应俱全,湖光山色浑然一体,一幅偌大的绝美水彩画横陈眼前。

     每年五月底到六月中旬为赛里木湖风景最美的时候,山顶的积雪还没完全融化,湖畔草原上溪流潺潺,野花盛如繁星。7月底,这里的蒙古族和哈萨克族牧民,都要举行赛里木湖那达慕大会,摔跤、赛马、叼羊、姑娘追、歌舞等轮番上演,热闹的集市交易也为宁静的湖区增添了勃勃生机。

     原味喀什活色生香

     “不到喀什就不算到过新疆”,从这句话可见,喀什是多么的富有新疆原味。

     早在2000多年前,喀什便是丝绸之路中国段内南、北两道在西端的总汇点,是中国对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门户之地。喀什地区古代称疏勒、任汝、疏附等,公元前119年,张骞奉旨通西域时进驻疏勒,这里始为汉朝所控制。唐太宗以后,这里为唐朝政府的重要军事据点。当时的疏勒,商贾云集,车水马龙,店铺鳞次栉比;来自欧亚各地的商品,琳琅满目;身着各种服饰、操各种语言的人,穿行于熙熙攘攘的城中。《西域见闻录》载:“列市长十里,货如云屯,人如蜂聚,奇珍异宝,往往有之,牲畜果品尤不可枚举。”


艾提尕尔清真寺

   

      千百年来,喀什一直是天山以南著名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喀什古老的人文景观与独特自然风貌交相辉映,如闻名遐迩的艾提尕尔清真寺、香妃墓、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墓、高台民居等,堪称探寻西域历史文化变迁的好读本。

    城内著名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被誉为中亚最有影响力的三大清真寺之一。始建于1442年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坐落于喀什市的艾提尕尔广场西侧,占地近30亩,坐西朝东,由寺门塔楼、庭园、经堂和礼拜殿四大部分组成。寺门塔楼正对艾提尕广场,寺门上方的墙顶是一条长8米、距地面10.5米的巨大平台。

    大清真寺入口的寺门塔楼,在造型艺术上属整个建筑之首,堪称维吾尔族古建筑艺术的典范。进入寺门是一个八角形穿厅,内有一大庭园,南北两侧各有一排18间的经堂,园内白杨参天,格外清幽。

    高台民居位于喀什老城的东北部,从颇具现代化的喀什新城隔河相望,老城的地势明显高出一截,因此被称为高台民居。这个建在悬崖上的居住区至今生活着数百户人家,一户紧贴着一户,远看去如同一座城堡。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高台民居没有像其他旅游景点一样把生活着的居民“请出去”,留下一座专供游人参观游览的空城,这里还是原汁原味地“定格”着居民正常的生活,让四方来客看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感受着共同的脉动。

    不少房屋是用泥巴和木头搭建而成的,木头去枝之后,甚至没有加工,直接用来架构与搭建屋顶、阁楼和阳台,许多房子看上去摇摇晃晃,但据说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民居中的小巷崎岖蜿蜒,土墙朴拙厚重,小径犹如迷宫一般,若没有导游带路,游人很容易迷路。

    游览喀什,一个人也不会孤单。感到冷清了,一头扎进“巴扎”里,热闹便立刻不由分说地席卷了你。巴扎的意思是集市,但喀什大巴扎的含义已经超越了集市的概念。这种贸易方式自古延续至今,向人们展示的是一部厚重的西域史。没有人说得清喀什的巴扎源于何时,也没人知道“巴扎”一词源于何处,但至少在两千多年前,西汉特使张骞眼中的疏勒(今喀什),就是一座热闹的商贸之城了。千年的黄沙早已淹没了那昔日商旅驼队穿梭频繁的丝绸古道,而喀什繁华依旧,历史的辉煌,就这样在后人的传承之中生生不息。

    目前喀什大约有二十多个大型巴扎,包括综合性巴扎、农副产品巴扎、手工艺品巴扎、民族特色商品巴扎、靴鞋花帽小刀巴扎等,其中最有名的要数“东门巴扎”。每逢“巴扎日”,十里八乡的人们蜂拥而至,商贩们早早摆上货物,顾客们流连于巴扎,或购物或聊天或品尝或闲逛,从巴基斯坦的雕花铜盘到吉尔吉斯斯坦的地毯,巴扎里真可谓应有尽有。逛累了,喀什的特色小吃也是丰富多样,烤羊肉串、馕坑肉、烤包子、馕、抓饭、拉面、油塔子、馓子、烩菜、灌米肠等,只恨自己肚子太小无法一次品尝个够呢。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