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频道 > 疯狂舌头>正文

日本小提琴王子五岛龙来沪:生活不能只局限于音乐

时间:2018-06-17 13:33:08    来源:吉诚e传媒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原标题:日本小提琴王子五岛龙来沪:生活不能只局限于音乐

偶像级高颜值,哈佛大学物理系毕业,空手道黑带三段,日裔小提琴家五岛龙在音乐之外,还有很多值得说道的地方。 6月16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五岛龙带来了一台法兰西音乐专场,除了肖松《音诗》、圣桑《d小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他还首次在音乐会上奏响了德彪西的传世名作《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
这还是五岛龙第一次以主题的形式开音乐会,“浪漫法兰西”也是他专门为上海观众设计的,“法国作曲家的印象主义风格很梦幻,这场音乐会就像调色盘,而我是画家。”

日裔小提琴家五岛龙 图片来源:Ayako Yamamoto
日本小提琴家的浪漫法兰西

谈及为何要将肖松、圣桑、德彪西共置一台,五岛龙解释,“所有作曲家之间都有关联,去观察他们各自在体裁上的特点,他们互相之间的演变是很有意思的。”
在他眼里,德彪西的音乐总是充满了试验性,肖松有一种空前绝后的情感深度,而圣桑在作曲的掌握上更为传统。
圣桑是五岛龙接触的第一位作曲家,他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具有浓郁的西班牙风格,小提琴的华丽技巧得以充分展示,对演奏者的技巧要求极高。
不少小提琴名家都演绎过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五岛龙大都听过,却从未想过要模仿它们,“对我来说,这部名作是可以任由演奏者发挥的。我会放开来演,以随时迸发的灵感来演奏它,让音乐自由地流淌出来。”
音乐会上,五岛龙还首次演奏了德彪西的《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和《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是德彪西极富盛名的作品,这首朦胧而恬静的抒情歌曲曾被改编成许多版本,海鸥、海风、春天,每次听到《亚麻色头发的少女》,五岛龙总感觉自己能闻到海风,看见春天,每次看到莫奈的《漫步在普韦尔海崖边》,他就很想听这首曲子。
“法国音乐是很复杂的,你要想从整体上理解这种氛围,必须沉浸在那个时代的写作、历史和各种艺术作品中。”谈及如何抓住法国音乐的气质和特点,五岛龙笑说,他会去一些城市旅行,体验当地人的美食和文化,从中感受“法国味”。
很多小提琴家都把琴当作自己的“情人”,五岛龙手里有一把史特拉瓦里名琴“朱庇特”。六年前,日本音乐基金会把琴借给了他,然而他和琴的缘分远不止六年,因为他的姐姐、日本国宝级小提琴家宓多里也拉过这把琴。
对五岛龙来说,“朱庇特”好比兄弟和队友,“我以前认为,琴拉得越久,越来越会是‘我的声音’。然而,这把琴的质感很独特,带给了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音乐。人与琴会互相影响,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同探索各种有趣的音乐。”

生活里不只有音乐,还有各种乐趣
一部耗时12年摄制的《少年时代》,讲述了一个男孩6岁至18岁的成长经历。而五岛龙,也堪称日本版《少年时代》的主角。
1996年,日本富士电视台以8岁的五岛龙为主角制作了纪录片《五岛龙的漂泊之旅》,一播就是十季,五岛龙幼年至茱莉亚音乐学院求学的经历,都被呈现在日本观众面前。
纪录片让他人气大涨。13岁那年,五岛龙在东京连办10场独奏音乐会,门票很快售罄,创下日本古典乐坛新纪录。一大波日本青少年受他影响恋上古典音乐,长居纽约的他现在偶回日本开音乐会,还是会刮起追星旋风,通行日本的JR线遍布了他的广告。
当别的小朋友还在玩耍时,五岛龙3岁就在妈妈的严格管教下开始了“音乐苦旅”,每天,他都会对大量的练习感到厌倦,然而妈妈从不心软,挨打总是避免不了。
妈妈给了他所有成功的资本,但是,他也花了很长时间去突破这种教育带来的恐惧,去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在青年时期,培养天分和纪律是很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鼓励自由的思想和好奇心,只要你有探索欲,什么技术都能学会。”
五岛龙为人乐道的地方,还在于有一个大他17岁的小提琴家姐姐宓多里。
他是在姐姐的海报堆里长大的,学琴也是受姐姐影响,从小就拿她当典范。然而,两人不管是性格还是演奏风格都截然不同:宓多里出生于日本,五岛龙出生于纽约,一个内敛,一个外向活泼;古典、流行、摇滚,只要是好听的音乐他都喜欢,姐姐却只爱古典乐;演奏时,姐姐习惯挖掘音乐内在与背后的创作故事,五岛龙却很少费心想这些,拉起来就好。两人在家一般不谈论音乐,“撇开演奏家的身份,我们还是很亲密的。”
因为热爱运动,五岛龙从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后,选择就读哈佛大学的物理专业。在他眼里,音乐与物理多少有一些关系,比如拉琴时手的摆放角度、使用力度、身体的活动,都和物理学相关,“两者不是完全不搭界。”在成为一个职业演奏家之前,他一直在小提琴与物理之间纠结,遗憾的是,“作为一个物理学家的可能性不大了。”
音乐之外,五岛龙多年坚持练空手道,因为对身体调整有好处,有助于睡眠。他也喜欢弹吉他,没事也打打高尔夫和棒球。
20岁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就说只有音乐的生活很可怕,“就像身后有一团火逼着你跑,只能通向狭隘的世界。”多年过去,他依然抱着同样的想法,“如果生活只局限于音乐,音乐也不会生动。独居琴房你根本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音乐家必须学会和听众沟通,除了声乐技巧,还要从生活中找到生命力,不然和放唱片有什么区别?”
除了继续打磨琴技,五岛龙还想着开发新的爱好,“虽然听起来很老土,但我还想去太空,去探索银河系,想从人类和宏观宇宙的关系上探究生命的本质。”

来源:澎湃新闻网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